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 欢迎光临文章网 - www.wenzhangs.cn
文章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杂文阅读 > 思想思维 > 正文

不为难,不强求

来源:网络 编辑:文章网 点击: 时间:2020-10-10

 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:我想给的,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不是我能给的。看似简单的道理,却花了多年的才悟透。

  “对你好”这句话的定义,小时候我认为很简单。

  别人对我好,就是别人好好待我。辣条一起吃,你的就是我的;一起上学,在里小手拉着小手两小无猜;作业从来不用我操心;每个周末我们都有一同想去的地方。

  我对别人好,就是我好好待别人。好吃的一起分享;被人欺负了一起在放学的路上堵他们;晚上躺在自家的楼顶上一起看星星;山沟里发现某个小水窝有泥鳅的时候我会叫上你。

  年少时,你想给的,都是我想要的。

  年少时,我想要的,都是你能给的。

  然而时间一天一天流逝,小小的少年转眼就长高。随着年纪由小变大,我们的都增加了。不再,像是蒙了一层世俗的纱布,“对你好”这句话有了不一样的含义。

  毕业在核电站工作两年后,我终于有了一点积蓄,对家中亲产生了恻隐之心。想着兄长不易,早早出去打工,转眼已将近十年,却依旧一事无成(私以为),着实让人不忍。电话与兄长商量,愿拿出一笔钱资助他回家创业。对于那个时候的我,这笔钱也几近是我能给的极限了。兄长开始很,说是还想与别人商量,一番寒暄后挂了电话。

  之后又在微信中沟通,兄长的也越发犹豫。一是无法割舍对大都市的留恋,二是想着自己还未成家,终究觉得回家不是太过着急。

  一番交流,结果是五万块钱太少,不足以做他想做的事情,而他想做的事情,又不是我所能给的。兄长是觉得回家搞养殖创业丢面子了,怕说出去讨不到。怕是心里面期待着有人将一切安排妥当,他回去稳稳当当,体体面面的赚钱才愿意回去。我幡然醒悟,从此不再提及这件事。

  年年末,家母身体抱恙,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。出院的时候和村里的三姑六婆商量,以后就回村里面住了,在这之前,家母已经在荔浦住了十年有余。我也是殷切的家母能到了家,给我守着一个家。更何况,家母一常年在外也不是一个办法,接回家中,也是为了她好。我自认为一切顺理成章,出了院就回老家,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
  出院那天是兄长办理的出院手续,办理完成之后家母强烈要求回荔浦自己租的房子,不愿意回老家。无论如何劝说,家母态度坚决。兄长,只能随了她的心。

  我们想让家母回家安顿晚年,这是我们能给的,也是我们想要的结果。家母想要的却是一个人自在,吃饱了逛公园,累了回租房休息,多逍遥。我真的想多了,亏得我还忙前忙后着手安排这安排那。我们想给的,想去安排的一切,并不是家母想要的。

  说到家母常年外出,我倒又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上一篇:人生没有高峰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CopyRight(C)2020 文章网 www.wenzhang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3001349号

文章网 - 文章,故事,散文,诗歌,日志,日记,杂文,图文 - www.wenzhangs.cn

若无意侵犯了贵站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