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 欢迎光临文章网 - www.wenzhangs.cn
文章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精选 > 抒情散文 > 正文

那份浓浓的“三国”情结

来源:网络 编辑:文章网 点击: 时间:2020-02-28

  上小学的时候家住部队大院,大院旁有一间门面简陋的图书屋,里面坐着一位老伯伯。书嘛,,其实都是些字画合一的小人书,老伯伯每本只收一分钱的租费。放学铃一响,我总爱往小屋跑。老伯伯见我来准问:“‘小三国’,今天读哪一回呀?”他说的“三国”是指《三国演义》。全书共六十本,每本为一回。我就这么一本一本地往下看,像着了魔似地常常忘记了回家。书里的人物栩栩如生: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、威震长板坡的赵子龙、巧设空城计的诸葛亮、爱哭鼻子的刘玄德┄┄众多好汉里我最崇拜关云长。那青龙偃月刀和赤兔马令人垂涎三尺,那高超的武艺和豪放的侠气令人肃然起敬。一天,我正为书里华蓉道上老关发慈悲放走了曹操而扼腕叹惜时,突然听到一声炸雷:“好小子,又在做你的‘三国’梦!”抬头一看:老爸!吓得我拎起书包就溜。出得屋来方知,羊城已是万家灯火了。

  其实,我打心眼里挺佩服老爸的,他和老关一样是条汉子,魁梧高大气度不凡,战争年代他枪林弹雨出生入死,立功勋章多得“咣当咣当”直响。他说起话来像打雷,走起路来像捶鼓,仍保持当年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光荣传统。我们兄弟几个要是在外闯了祸,老爸绝不会轻饶。一次,我在老伯伯的小屋里怎么也找不到第五十九回《二士争功》,却见班上一个叫李刚的同学蹲在角落里,手捧此书正眉飞色舞地读着呢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冲上去就抢。书被撕烂了,邓刚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:“赔我《二士争功》!赔我《二士争功》!”老伯伯一旁气得直跺脚:“怎么是赔你,是赔我!你们┄┄你们这是‘二士争书’!”这事瞒不过老爸,他提溜着我向老伯伯道了歉,书也按原价的五倍赔了,可老爸还不依不饶的,竟罚我在烈日下站了整整两个钟头。我不在乎:这算啥!人家老关刮骨疗毒时还气定神闲地捧读军书呢┄┄可站久了,委屈的泪水却“叭嗒叭嗒”地掉了下来。

  冬去春来,我渐渐长大成熟了,不再与大院的孩子们淘气捣蛋,而是喜欢把他们召集在一块,向他们眉飞色舞地讲着我满肚子的《三国演义》的故事:桃园三结义、刘备三顾茅庐、关羽千里走单骑、孔明草船借箭、马谡失街亭┄┄记得有一次我给小伙伴们讲关云长温酒斩华雄的故事,讲到高潮处,我禁不住脱口而出:“长大愿意上战场的──出列!”,只见“呼啦啦”一下子站起来一大片,就像挺立着一排排小白杨。

  从军的欲望像一盆炭火在我胸中越烧越旺。终于有一天,我鼓足了勇气说出了我的心事。老爸听了哈哈大笑,他摸着我的脑壳风趣地说:“你不是最崇拜关云长吗?他还是咱们山西老乡呢!不如学他,去当个骑兵吧!”真是“知子莫如父”。骑兵──我最喜爱的兵种。骑着战马挥舞着军刀,像关云长一样威风凛凛地驰骋飞奔,嘿!别提有多棒了!我像领到了“军令壮”,“啪”的一个立正,向老爸行了一个庄严的“军礼”!

  光阴似箭。转眼间我已是十七岁的大小伙了。骑兵梦没实现,却去了南方边境上一个艰苦的连队。临行前老爸递给我一个小包袱:“孩子,你爸打了半辈子仗,从没含糊过。现在就看你的了!若是个孬种,就别回来见我!”说罢,一拳砸在我的肩胛上。

  汽车载着我渐渐远去。我急切地打开包袱皮:是几件老爸穿旧的军装。突然,军装里露出一本厚厚的书,定睛一看:“《三国演义》!”热血一下子涌上了心头。回头望,只见老爸还站在瑟瑟的寒风中向我挥手,风儿轻拂着他满头的白发。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泪水一涌而出,无声地滚落在油墨飘香的书页上┄┄

  四十年前的往事已随风远去,可心中的怀恋之情却依然温馨,而那份浓浓的“三国”情结始终伴随着我走过一程又一程的风雨人生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CopyRight(C)2019 文章网 www.wenzhang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3001349号-6

文章网 - 文章,故事,散文,诗歌,日志,日记,杂文,图文 - www.wenzhangs.cn

若无意侵犯了贵站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Top